1829年大英帝国霸占澳大利亚的领土始末

:法兰西政府派出“星盘”号前往澳大利亚南部海域、英国宣布对整个澳大利亚的领土主权

1802年,马修在澳大利亚南部海岸进行探险时遇上了名为“地理”号的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科考船;1824年,法兰西政府派出“星盘”号前往澳大利亚南部海域,由迪蒙·迪尔维尔担任指挥官。尽管法国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但一系列海上活动引起了英国人的恐慌。

1829年,芮福·达令命埃德蒙·洛克伊尔宣布英国对整个澳大利亚的领土主权,在澳大利亚的每一处海岸都设了安置地。

在英法冲突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英国人对于法国有意染指澳大利亚大陆的谣言深信不疑。为了断绝法国在新大陆开疆扩土的可能性,英国人加紧对于南澳大利亚海岸线的勘探,建立了一系列安置地。

1829年,新威尔士南总督芮福·达令命埃德蒙·洛克伊尔率先宣布英国对整个澳大利亚的领土主权。

1802年4月8日,指挥“调查”号在澳大利亚南部海岸进行探险勘测的马修与指挥“地理”号科考船的法兰西探险家尼.古拉·博丹相遇;1824年,澳大利亚南部海域再次迎来法兰西政府派出的“星盘”号船,迪蒙·迪尔维尔担任指挥官。

尽管以上活动在日后被证实为单纯的科考活动,但在当时这些行动都被看成是法国对澳大利亚的狼子野心。19世纪早期的英国社会对于法国的一举一动都十分紧张。时值拿破仑战争时期,英法两国之间的仇恨和嫉妒愈演愈烈。

近半个世纪以来法兰西学者们对地球南部的兴趣在英国人眼里很自然的变成了对澳大利亚的土地的觊觎。

英国内政大臣说:“种种怀疑某外国势力试图建立殖民地的不实流言已经传到英国政府。”因此,英国政府开始加快在澳殖民的脚步。

1802年至1804年,英国占据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菲利普港、德文特和达尔林普尔港,之后又占领了澳大利亚南部的西港、西部的奥尔巴尼和北部的梅尔维尔岛三个战略要点。

1825年,芮福·达令就在这样的紧张氛围中被任命为新南威尔士的总督,此时他的管辖范围从东经135°扩展到了东经129°,梅尔维尔岛和巴瑟斯特岛都插上了米字旗。

但是,澳大利亚西岸依旧是处女地,芮福·达令担心法兰西人从这里开刀,便向英国政府大胆建议,要求政府委任他为整个澳大利亚的总督,而不是新威尔士南的总督,想借此杜绝法兰西人在澳大利亚建立殖民地的可能性。

1826年11月,芮福·达令示意S.赖特船长去西港设立安置地,1827年又把梅尔维尔岛的安置地迁到了拉弗尔斯湾。

1829年,芮福·达令向乔治王海峡的奥尔巴尼安置地的指挥官埃德蒙·洛克伊尔上校下令,一旦在安置地看到法兰西人,必须立即警告他们整个澳大利亚都是属于英国国王陛下的。

尽管法兰西人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真的登陆到澳洲的殖民地,但这确实是英国首次对外宣布对整个澳大利亚的领土主权。

其实芮福·达令多虑了。19世纪英国的海上力量之强足以确保它对整个澳大利亚大陆的统治,法兰西人即使有这个念头,也不会贸然实施,他们连毛里求斯的殖民地都自顾不暇,更何况再分出精力派船远征澳大利亚呢?但不管怎么说,英国为了杜绝法国对新大陆的染指,率先宣布了对整个澳大利亚的主权,并加快了殖民步伐。

由于担心法国可能对澳大利亚大陆心怀不轨,19世纪早期英国加快在澳殖民扩张的脚步,并于1829年宣布大英帝国对整个澳大利亚的领土主权,杜绝了其他国家染指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