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极端气候肆虐新西兰将环保重锤砸向了这里

华舆讯 据新西兰中文先驱网综合报道 近两个月来,全球气候灾难频发。新西兰、欧洲、中国、印度暴雨成灾,北美、北非极端高温,南非突破极寒,南北半球温差最高达到70多度。

各地的极端气候,让人们对环境保护,尤其是温室气体排放予以格外重视。一直以来,新西兰致力于成为全球减排的领导者,但实际上果真如此优秀吗?

奶制品是新西兰出口收入的重要来源,而与之相伴的一大难题,就是温室气体的排放。奶牛的集约化养殖带来了更高的经济收益,但奶牛数量的增加却导致了打嗝的甲烷排放上升。

2019年,农业占新西兰温室气体排放的48%,其中大部分来自牲畜打嗝时释放的甲烷。甲烷是一种短暂但剧烈的大气“加热器”,比它危害更大的是二氧化碳,后者的加热功效发挥更持久,能够在大气中停留数百年。相比之下,甲烷则会在十年左右的时间内从大气中消失。

因此,有关这一话题的讨论中,通常将甲烷的危害列在二氧化碳之后。但在今年5月,联合国发布《全球甲烷评估》,称“削减甲烷是人类在未来25年减缓气候变化的最强有力手段”。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有所降低,但大气中的甲烷含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新西兰2019年的数据显示,奶牛打嗝占到了全部排放量的22.4%,其中18.7%是甲烷,3.7%是一氧化二氮。

经合组织(OECD)2017年的一份环境评估中,称新西兰已濒临环境红线:“新西兰的增长模式正逼近其环境极限。温室气体排放增加,淡水污染扩大,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

该报告指出,“在OECD成员国中,新西兰单位GDP排放量排名第二,人均排放量排名第五”。

气候变化委员会主席Rod Carr在最近的一次农业气候变化会议上警告与会者,如果新西兰不努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海外客户将会转向其他国家,这将在未来几年给新西兰经济造成数十亿纽币的损失。

该委员会说,到2050年,向零碳过渡以及减少生物甲烷的成本,估计将使GDP缩水1.2%。而如果继续放任无为,将付出2.3%GDP的代价。

恒天然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的新西兰乳制品生产的排放强度,大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新西兰乳业协会(DairyNZ)表示赞同:“新西兰是全球领先的可持续、低排放的营养乳制品生产国。”

但商业记者Rod Oram报道了大量关于农业和气候变化的内容,他认为,比其他国家好并不意味着新西兰真的足够好。

“我对于这种骄傲自满很是担心,这种情绪让我们误以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比其他国家的农业破坏性更小,因此,我们不需要做出很多改变。”

2015年,新西兰制定了甲烷减排目标。目标是到2030年,生物甲烷排放量应在2017年的水平上减少10%。到2050年,减少24%至47%。

代表肉类、羊毛和奶制品生产的新西兰农民联合会(Federated Farmers)认为,2030年的目标应当修正为减少3%,2050年为减少10%。

DairyNZ此前曾表示,将在2030年实现“可观的突破”,估计每家农场每年将为此花费1.3万纽币,但它认为,2050年的目标需要调整为“最高24%”。

恒天然在其网站上表示,该公司对农场设定的目标是,2015年至2030年期间,奶牛养殖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不会出现净增长。

Oram对此感到困惑:“恒天然和与之相关的1万名左右的农民,还没有为甲烷减排设定目标,这非常不可思议,而这1万名农民就占到了新西兰总排放量的22%-23%。”

恒天然对RNZ表示,政府设定的两阶段甲烷减排目标,很有挑战性和雄心,该公司支持2030年的目标,尽管这一说法没有明确发表在公司官网上。

然而,恒天然有人为,2050年的目标应该暂时降低到减排24%,因为减排带来的潜在财务影响“巨大且难以量化”。

气候变化委员会估计,到2030年,新西兰牛羊的数量将减少约13.6%,但通过更好的养殖方式,产品的产量能够保持不变。

真正让行业担忧的是政府的2050年目标,如果科学技术没有突破性进展,可能无法在确保产量的情况下达到这一目标。

DairyNZ表示,为了实现2050年的目标,迫切需要科学帮助。而恒天然认为,不仅2050年,要实现2030年的目标也需要科学的帮助。

恒天然已经开始了投资研发。例如一种名为“Kowbucha”的益生菌,可以减少奶牛体内的甲烷,同时用车前草代替普通牧草,以及采用海藻提取物和抑制甲烷的食物抑制剂等等。恒天然还成立了一个项目,向坚持采取可持续发展措施的奶牛养殖者,支付更高的报酬。

“我们不确定在不减产的情况下,能否实现2030年和2050年的甲烷减排目标。安全生物技术的发展是难以预测的,”恒天然发言人说。

“在当前的目标下,农民需要比社会其他行业的人员付出更多,而可供使用的工具和手段却更少。”

Oram建议,政府可以成立基金,帮助正在向低密度养殖转型的农民抵御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冲击。

对此,Federated Farmers表示,新西兰初级产业部MPI正在召集人才,研究再生农业。

而Federated Farmers和恒天然都指出,农民们实际上已经在使用一些再生农业技术,通过一套牧场管理系统,实现季节性放牧养殖。

“这一放牧方式会让更多有机物返回土壤,新西兰土壤中的有机物和碳含量全球领先,由于土壤营养丰富,因此,新西兰在种植同样多的牧草时,使用的化肥比其他国家更少。”

DairyNZ支持再生农业的理念,但认为其中的收益还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加以证明。

Oram说,只要养殖得当,新西兰的这套系统能够使得相关产品获得更多的竞争优势。

“看看一些即将问世的新技术,比如在大桶中生产的牛奶或干细胞培育的肉,在具备高科技生产力的工厂中,生产对环境的负面影响能够降低至接近于零。(原标题:全球极端气候肆虐,新西兰将环保重锤砸向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