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知名学者:美国“民主自由”的伪装遮不住残暴野蛮的本性

作者:埃利亚斯·雅博尔(Elias Jabbour),巴西知名马克思主义学者、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随着世界发展变化和多极力量的涌现,各国人民对于民主自由的认识水平不断提高,美国极力粉饰的“民主”与“人权”捍卫者形象将难以为继。然而,很多真相仍有待揭示:例如,德国纳粹主义曾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种族隔离制度的启发。作为世界上种族主义和暴力问题最严重的国家,美国以“天赋使命”的“优越种族”自居,俨然成为纳粹文化的法定继承者。这一凶狠本性体现在其外交政策上,美国是造成动荡、战争和劫掠的幕后推手。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直接参与了拉美部分国家的政变,扶持军政府上台,导致严重的后果。阿根廷军事独裁政权和智利军政府的暴行造成了数万人死亡。此外,已公布的相关文件显示,美国广泛参与了1965年印尼独裁者苏哈托在国内制造的血腥,造成近一百万人死亡,被认为是二十世纪规模最大的屠杀之一。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称苏哈托是“我们喜欢的那类人”。

美国并不满足于仅仅为杀戮提供支持,更亲自上阵实施屠杀。在老挝,美国投下的炸弹数量超过了整个二战期间的投弹数量。1950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成为美军测试各类武器,尤其是所谓的化学和细菌武器的试验场。朝鲜首都平壤几乎被摧毁殆尽。此外,世界上唯一一个对别国动用核武器的国家正是美国,其在日本长崎投掷的令14万人当场丧生,而这一野蛮行径造成的后果直至今天仍未消除。

同样的惨剧也发生在越南。美国的军事干预导致200万越南平民死亡,大量化学、细菌武器和百万升凝固汽油弹的投放使用令整个中南半岛颤栗胆寒。事实证明,美帝国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腐败和杀戮势力。

然而,这样的恐怖故事却看不到尽头,美国钳制、扼杀、征服他国人民的手段可谓层出不穷。在将一个国家和民族“吃干抹净”前,经济制裁已显现出摧毁性威力,伊拉克的情况就是如此。1991至2003年全面制裁期间,伊拉克的婴儿死亡率不断上升,人民愈发贫穷困苦,联合国负责伊拉克人道主义事务的调解员和世界粮食计划署驻伊拉克代表为此提出辞职以示抗议。长达13年的制裁导致约100多万平民因缺医少药和营养不良而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儿童。2003年制裁刚结束,美国就单方面发动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开始了掠夺和占领,时至今日也没有放松对这个中东国家的掌控,打着“人权”和“民主”的旗号,让40万人死于美军枪口下。在阿富汗,战争累计造成了20多万人死亡。美国发动的所谓“反恐战争”已导致全球近百万平民丧生。

美帝国主义犯下的罪行还包括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提供无限制的政治支持,杀害成千上万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推动者,以及其他拉丁美洲、非洲、亚洲的革命者。鉴于种种前科,美国向具有强烈纳粹色彩的政治联盟所统治的国家提供物质、政治和精神支持也就不足为奇了。乌克兰就是例子,该国纳粹主义政府对乌东地区的俄罗斯族群体进行屠杀,却得到了所谓“西方”的支持和声援。

共产国际领导人、保加利亚政治家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的论断是正确的。他于1933年被指控参与德国国会纵火案遭到逮捕,当被法官问到对纳粹主义的看法时,季米特洛夫回答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典型现象,我们不应该对大西洋彼岸出现新的法西斯浪潮而感到惊讶。